瑶光掠影

懒癌晚期!

哎呀多年前的渣XD

吹暴儿砸!!

放放脑洞啥的_(:з」∠)_

深夜的东方鱼 迷迷糊糊的时候本来想画出昏昏欲睡的感觉但是却画成了大盗魔理莎…突线条好吃力哇…(不是 头发那种松软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一种让人想扑上去睡一大觉的感觉…啊好困x……“这么晚了,是想听咱讲故事嘛?”

「In The Sea」下篇


吸血鬼凛x大海之子绪
   *算是完结了吧w
   *假设凛月一家住在海边
   *时间操控有,凛绪两人大概在九到十岁左右
   *人称转换莫名其妙,十分对不起!(士下坐)
   *ooc!ooc!ooc!小学生文笔!请注意!

      
       在咬了真绪害他留下心理阴影之后,真绪每天都和凛月在捉迷藏,凛月在岩石那里,真绪就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去追他也是一样,很快就不见了人影,好像消失在海里了一样。
    
      我有这么吓人吗…?害地真绪得了尖端恐惧症的当事人曾在多年后回顾往事的时候反思过,只不过现在的凛月没想到未来的自己是无所谓的态度:「真~君现在不是很乐在其中吗,不想了」
  
    
    

       再与真绪见面以及是一周后了,这次凛月稍微绕了远路去小卖部买了几袋团子,想和真绪一起吃。毕竟是他让真绪留下了阴影,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

  还没有到达岩石,就远远地看见真绪背靠在在岩石旁边,上周送他的夹子被他用来夹刘海了。
 
这个样子也不错,不过为什么变成了这样,自己可能有了答案。
   
凛月一边想,一边坐到了真绪的旁边,却看见他望着小腿上的新的伤口发呆,凛月叫他都没有反应。
  
像是有点赌气似的,凛月蹲下来,用手指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真绪小腿上的伤口。
   
“怎么受伤了?”凛月望着真绪皱着眉毛的脸,还有几滴细汗顺着脸颊划下,滴在了沙滩上。
    
“嘶——!凛月?是你啊!”真绪才从神游中回过神来,笑着对凛月打着招呼。
   
“话说你刚刚为什么戳啊,好疼!”有些责备地看着凛月,脸上做出浮夸的表情。
    
“没什么”凛月伸了个懒腰,盘腿坐在真绪旁边,头枕着真绪的肩膀。

“真~君。”凛月张了张嘴说到,“以后就这么叫你了哦。”然后歪了歪头枕着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真绪也默认了,“那我叫你小凛哦”凛月没说话。
   
     凛月拂上真绪腿上的伤口,有些疑惑地问他。“为什么受伤了?”
  
  “这个伤口吗?”真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这个是把小鱼从捕鱼的网子里解救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被船桨刮到了”真绪说完之后转头看了一眼凛月,看到对方在听的时候,顿了一下,又继续讲了起来。
   
  “我不喜欢麻烦,可是每次看到它们被欺负的时候又忍不住去帮助他们,所以这种伤是常有的啦。”真绪说,“不过我是它们期待的大人物哦!怎么能放任它们不管呢!”真绪伸出了手。
   
   凛月翻了个身,枕在真绪的大腿上,手却遮住真绪的眼睛。

  “偶尔也在乎一下你自己吧。”
 
  “还是别人第一次跟我说这种话呢,”真绪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上周怎么没来啊”
   
  “家里安排我去参加钢琴比赛了。”凛月把支撑地发酸手收回来,
   
   “你还会弹钢琴吗?那下次弹给我听吧!”

    凛月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半晌后,他轻轻点了点头。

  “说起啦,你不问问我大人物是什么吗?”真绪脸上浮现出了自豪(?)神情,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对方自己是什么人。
 
“嗯?”应了真绪的话后,凛月撕开了自己买的团子,他差点忘了有这个。
  
   “我是大海的孩子哦,因为身份地位不同所以要保护好弱小的水族!看吧,我很强大的!”
  
    “大人物会怕刘海吗—”凛月有点捧读地说,并把团子伸到真绪面前。
 
    “太过分啦小凛!你可别在拿这件事来小我了啊!”真绪有点不服气,狠狠地从盒子了拿走两个团子,嘴巴里一左一右的塞着,从远处看就像是个储藏食物仓鼠一样。
 
“扑哧”
 
“你笑什么啦!”
 
“你这个样子好奇怪”
 
“这里”凛月指了指真绪左边的脸颊,哪里有一小片吃团子的时候沾上的。

“真~君是大花猫”

“随你怎么说吧!”

…………

结果俩人就这样争到了傍晚。
其实凛月家离海边不远,书房的窗户可以看到蔚蓝的大海,自从凛月认识真绪之后,就喜欢整天泡在书房里,
睡觉。

————————————————

给自己挖了个坑啊x剧情什么的没跟上啊x
本来我想要不就写个Be吧可是难度太大而且脑洞又不够深入x

*其实是想写被关在水族箱里的真绪和站在玻璃对面一脸悲伤的凛月的,写不出来啊!
*如果我这个烂梗有各位要借走的话是可以的!:)
大概我发完之后就换回透明模式了w
感谢看到这里www

看了一个下午的猫和老鼠x啊Tom全能男神…!

           『In The Sea』
吸血鬼凛x大海之子绪
*一个头脑发热的产物,有没有下篇说不定x
*非常ooc!请各位看官注意!
*小学生文笔,可能会出现语法的错误
*文章和配图一点关系都没有!逻辑也很糟糕!
*如果以上都接受得了的话,就开始阅读吧w(←废话多
   (故事前提是凛月因为兄长零出国留学的举动非常生气,就跑到海边生闷气,结果脚一滑掉进了海里)
   
    
     下垂,堕至最底部,凛月不知道这里是哪,冰冷的海水灌进肺部,喉道中流进又苦又涩的海水。
   「我快死了」凛月脑内只想着这句话,在海底的压力击打着他的肺部,眼前的视线也渐渐模糊了,水草缠住了他的脚。「有谁…来救…」手无助地伸向眼前唯一的那一片光芒,在气泡的衬托下耀眼的阳光,「…那个人…为什么要去…」他最后想到……

   “喂!醒醒!”剧烈的摇晃把凛月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身体被唤醒了求生的本能,他大力咳嗽,试图把肺里苦涩的海水排出体外。“咳咳!咳!”睁开眼睛,只看见眼前有一位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年纪的酒红发色的小男孩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你没事吧!我在海里发现你了!你刚刚溺水了吧…现在好点了吗?”眼前的男孩撩了撩额头上的水滴,把凛月的刘海撇向一边。
    “我叫真绪…你呢?”真绪一边将凛月依靠在岩石旁边,一边询问。
     凛月盯着真绪越看越无力,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加上惊吓过度而倒在了真绪的身上。对方显然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抖,但又发觉对方是太累了,就轻轻拍着对方的头,默许的凛月的动作。
 
    “……凛月…我的名字…”凛月把头埋在了真绪的脖子那边,淡淡的海盐夹杂着微苦的气味渐渐充满了他的鼻腔。他用力吸了一口,发现还不赖。
    
     他是住在附近的孩子吗?凛月一边想着,一边嗅着真绪身上的味道。他想转身换个更舒服的躺法,却不小心牵扯到了真绪手臂上的伤口,那是一个很深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尖锐物品划破的样子,还有淡淡的血丝流出来。

      真绪见凛月一直盯着自己手臂上的伤,一边挠挠头发一边解答他的疑问,“啊,这个伤口吗,是我去救你的时候划到的啦…不过没事的!我可是男子汉,一点都不怕疼呢!…嘶…!”逞强的真绪拉到了伤口。

      凛月想知道的并主要是这个,他拉过真绪的手,指了指上边伤口的血。
      “……流血了”
      真绪这个小家伙唤醒了凛月为数不多的吸血的欲望,而他现在正在用自己的那双猩红的眼瞳望着真绪,看他要怎么处理伤口。
    “……这个啊…”真绪张了张口。
     不过还没等到真绪回答,自己却把手臂上的伤口对准嘴巴,用舌头舔了一下。有大海的味道。凛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在一个短暂的失神的时候他露出配自己的尖牙,尖牙在伤口边上又划了一个小伤口,随即露出了几滴鲜血。
  
     真绪明显是被吓到了,他想抽回手但是没有想到凛月的力气这么大,而且因为用力太猛拉扯到了伤口。
     “嘶——”真绪的脸都因为疼痛而变形了。“放,放开啊啊啊啊!”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使劲推开了凛月。“我,我先走了!你也快点回家吧!”然后消失在了岩石之后。
      凛月还没有从血液的冲击中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海面上,很美。
     “…真绪…吗?”凛月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念叨着这个名字,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感。
      凛月回去的时候在位置上放了一个贝壳,是父母从其他海域带回来的土特产,凛月也没多想,就放口袋里了   

——————————————
   
     第二天凛月又回到了昨天真绪救他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没有人,地上的贝壳也不见了,应该是被真绪拿走了。他沉思了一会,便依靠着岩石开始打起了盹。这个地方很隐秘,不用怕被人发现。
  
     他是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眯着的眼睛,便有一抹酒红在岩石后边晃动。
     是他。
     凛月也没有刻意去理真绪,在岩石底下睡了一个下午就回去了,他知道在这期间真绪一直在看着他,当然是在很远的地方。看来昨天牙齿对他的阴影还真大。这次他留下了一个黄褐色的夹子。
   
——————————————————

这篇主要讲的是幼年的凛月和真绪相遇的故事,以及交代了一些有的没的x难以置信我这包重度懒癌榨菜居然码出来了xxx下篇可能很久之后才码地出来了x因为我懒(划掉)最后!祝各位看官食用愉快!!(以及谁教我这包榨菜怎么发文不带图x)